一只鸡模

一只可爱的小鸡 脑洞无限大

[HQ/灰夜久]灰羽列夫教你如何找打

 私设已交往

 主灰夜久微黑研(强行打黑研tag)

小学生文笔请见谅

     虽然已经和夜久确定关系,但列夫一直觉得他们之间还是像前后辈一样,他特别想和夜久做一些能闪瞎别人的事。于是他盯上了整天闪瞎他的黑研,经过他仔细观察,还是不知道怎么做,他干脆直接去请教黑尾。
当他到黑尾班级门口时,黑尾正打算趁课间休息去隔壁教学楼找研磨一起吃早饭,当列夫说清来历后,黑尾想都懒得想回头随便拿了一包同学座位上的眼镜湿巾(就是长得巨像避孕套那种),在列夫面前晃了晃,特猥琐的说:“看到这个了吗,你等会叼着这个,去夜久那儿,挑挑眉,一定要挑得性感一点,问他‘约吗?’”列夫一把抢过那包湿巾,自认为很邪魅地冲黑尾挑挑眉,大声吼:“哈哈哈哈我知道了!”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开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午餐时间,下课铃一响他就往夜久教室跑,在楼梯上就遇到了准备去吃饭的夜久。列夫转过身掏出那包湿巾,叼在嘴里,像某洗发水广告秀头发一样超大力地转过来,像眼睛进沙子一样挤挤眼,眉毛抽筋一样挑挑眉,因为咬着湿巾连话都说不清楚,强行压低声音说:“约吗”,然后满脸期待地看着夜久。夜久抬头盯着他,愣了好几秒,列夫以为他被自己的性感折服,突然他想到了有次训练完他本来已经走了,但水壶落到了排球馆了,倒回去拿的时候看到黑尾把研磨挤在墙上,他好像记得这是叫壁咚吧。正当他准备给自己加戏,壁咚一下夜久时,夜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甩来一个旋风回旋踢(就像这样
)狠狠踢在列夫的屁股上,列夫大叫一声,湿巾也从嘴里掉到了地上,他只顾捂住被踢的屁股,根本来不及捡湿巾。夜久很嫌弃地捡起来,看了看包装,“哟真厉害呀,眼镜专用湿巾?”他瞪了列夫一眼,列夫心想:完了完了,要被打死了,黑尾前辈不是说绝对没问题吗(黑尾:我什么时候说过黑人问号jpg.)没想到夜久拿着那包湿巾转身就走了。留下列夫一个人捂着屁股石化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下午排球队训练,为了练腿部爆发力,猫又教练让他们两人一组拉皮带后蹬跑,就是一人在前面使劲跑,一人拿着弹力带套在跑的那人的腰上使劲往后拉。列夫完全忘了中午的事很自然的自行和夜久成了一组,夜久看都懒得看他,随他站到自己后面。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小遗憾,他本来觉得列夫应该追上来至少要来个亲亲的,没想到那个傻逼竟然没有追上来,现在还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真是傻逼!

      猫又教练一吹哨,夜久故意用力一瞪,用全力往前冲。列夫没反应过来被扯出去一截,但他发挥手长脚长的优势拉住了夜久,夜久气得要死,强忍住一脚踢飞列夫的冲动,更用力地往前跑,甩了旁边划水的黑研好远!列夫还是尽职的拉着,直到夜久跑完。换成列夫在前,夜久在后了。列夫特别乖地冲出去,夜久白眼一翻本来准备放手让他随便跑,但是研磨拉着黑尾从他们旁边经过时,黑尾冲他猥琐一笑。他想到一个好主意(?)。列夫感觉夜久越来越使力,他觉得他必须要表现得男友力max,所以他拼命跑。突然夜久放手了!放手了!?列夫大叫一声,以标准答案狗抢着吃屎的姿势飞了出去,脸差点都要在地上摩擦了。夜久在后面笑得直不起身,整个人蹲在地上抖。列夫爬在地上,看到狂笑的夜久和憋笑憋得很难受的黑尾,差点哭出来。夜久看他这么可怜还是决定给他顺顺毛,他走过去,摸摸列夫的头,弯下身特别珍惜地亲了列夫的额头,然后居高临下盯着列夫,列夫一激动,爬起来时撞到了夜久的下巴,毫不在意的一把抱住夜久,夜久本来想推开他的,但看他摔得这么可怜干脆就让他抱着了,突然列夫说:“啊夜久前辈好小只啊”然后,列夫就没有然后了


啊啊啊祝大家新年快乐!

终于赶在2017年写完了(长出一口气)

前一个故事算是我被打的亲身经历吧 后一个故事又是我偷窥排球队训练发现的哗点

还要谢谢垃圾语欧!

想看黑研闪瞎列夫可以去我主页找上一篇(因为我不会插链接,爆哭orz)

评论(5)

热度(31)